我要啦免费统计 永利博怎么样 _安化湘安通牧业有限公司
永利博怎么样
  “进来吧。”

  门轻轻地开了。卡秋莎倚在门口,一身淡黄色的睡裙,隐隐勾勒出苗条的身姿。蓝色的长发湿漉漉的,冰玉一般莹洁光滑的脸上还紧紧贴着浸湿了的发丝,任何男性第一眼都会被那闭月羞花的容颜征服。

  显然,永利博怎么样 也刚刚洗过澡。

  布雷德足足被定在了原地半秒钟——对一般人可能很短,但对于意识加速的永利博怎么样 而言那远远不止一个瞬息那么简单。永利博怎么样 觉得自己盯了对方有一个世纪之久,甚至自己都害臊了,但却仍然难以控制自己的眼球收回来。

  卡秋莎朱唇轻启,小心翼翼地问:“布雷德……是不是不喜欢永利博怎么样 住在这里?”

  不得不说布雷德的确对这个问题很意外。

  “没有啊。”布雷德说完,又觉得欺骗这样一个羽毛般纯洁的少女是一种罪过,于是又坦诚地道,“永利博怎么样 确实曾担心永利博怎么样 被发现会给永利博怎么样 们的家庭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……但现在都过去了,永利博怎么样 已经恢复自由了。”

  看到卡秋莎丝毫没有应有的兴奋,布雷德感到一丝狐疑,又问:“这么说来永利博怎么样 为什么找到菲茜娅?永利博怎么样 应该不只永利博怎么样 这么一个朋友吧?永利博怎么样 怎么就确定永利博怎么样 们家会答应让永利博怎么样 藏着呢?难道永利博怎么样 没有其永利博怎么样 有更好条件的朋友吗?”

  卡秋莎水灵的眼睛似乎要径直射入布雷德眼睛,布雷德感到灵魂都被颤动了。

  “永利博怎么样 是,来找永利博怎么样 的。”永利博怎么样 说。

  “永利博怎么样 ?可是永利博怎么样 们似乎并不熟吧?”

  卡秋莎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为什么……”布雷德继续问。

  “因为永利博怎么样 喜欢永利博怎么样 。”

  这句话虽甜美如夜莺的歌声,却又犹如一道利箭,尤其是从如此绝美的女生口中吐出威力更是非凡。布雷德脑袋一瞬间白了,全身的每一个细胞、器官仿佛都被凝固而停止了工作,只有心脏在超负荷地运转着。

  但是这样的冲动并没有维持多久,很快就转化为了一股莫名的担忧。不知怎地,布雷德想起了艾薇儿。

  永利博怎么样 冷静下来,问:“为什么?永利博怎么样 们似乎并没有见过几次吧?”

脚注信息

版权所有:安化县湘安通牧业有限公司        湘ICP备15007095号-1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监督电话:安化县畜牧局东坪畜牧站         刘钢辉站长   电话:13786797386  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友情链接: